第二十一章 羊城暗哨

在和大海遭遇那个晚上仅仅过去一天后,我和白彪一起飞回了省城-对方只是为了要钱,并没有怎么为难白彪。同时在机场我们和小毛惜别分手,小毛打算留在火锅市一边打点散工,一边等着刘班长兑现承诺送他去莓国。

回想起在火锅市的二天二夜,几乎就是一场虎头蛇尾,有惊无险的闹剧。大海告诉我们白彪被抓走正是他告诉平哥的。

其实大海并不认识白彪,但是自从不久前和罗叔翻脸后,刘班长也在电话里面给大海放了狠话,大海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生活,当天晚上准备开车去接小梅的时候,远远发现白彪独自在小梅的美容院门前晃来晃去,觉得有些蹊跷。于是给平哥打电话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下,平哥一听对方来抢护照也有点恼火,二话不说就找人把白彪抓回了棕北花园。

至于平哥在审问白彪后得知我们还有同伙的事已经是后话了。白彪被带走后,大海又观察了一阵子,确定只有白彪一个人,就放心的接上小梅回家了,没成想刚进家门就挨了小毛一下子。

眼看着从这个大海身上也榨不出什么油水了。虽然大海比较龌龊的告密导致白彪被抓,但是他这一下子挨的也不浅,伤口即使好了以后,整个人也毁容了,另外我们也担心拖得时间太长不去医院,大海容易被感染或者发生什么后遗症,于是我有心放大海和他女朋友走了。

大海把话说完,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我思考了一下目前的局势,去这个平哥手里硬抢护照和人无异于鸡蛋碰石头,没有任何胜算。

于是我起身去大海家的卧室,再次掏出手机,把电话打给了罗叔,电话那头很快就接通了。

出人意料的是,罗叔很平静,平静的可怕。他听完我的叙述也认可了大海的说法。罗叔让我等一下就去接白彪,他现在立刻联系平哥打钱。于是这场闹剧随着罗叔的认怂就戛然而止了。

真实的故事本来就有些无聊,这不是成龙或李连杰在拍电影,我和小毛也没有三头六臂,不可能独闯虎穴。罗叔的势力显然差平哥很多。硬拼是不可能的,也没什么情分可讲。

打完电话,我把情况和小毛说了,小毛闪身让出一条通道。

我们四个人同时走出房门,大海和他女朋友等电梯,我和小毛推开防火门准备从楼梯下去。

走的时候大海回头和我们说了一声:“哎,告诉你们罗总,

这次的事情就这样啰,算是摆平啰。我没有收一分钱。还被你们搞成这个样子...以后没得事,不要再来找我。等下...我去医院,如果医院问起来,我也会说是我在.........甫南河被人抢劫了,我不会去报案的。”

“好”我答应了一声,就和小毛走下楼梯。

回到社里,又穷极无聊的呆了几天,中间去洗了2次章,但是都没有碰到小左。

一天白虎不在,向伟把我叫到了罗叔的办公室,罗叔正在愁眉不展的抽着烟。

从我回来的这段时间,罗叔似乎一直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向伟经常要去北平陪签不在社里。白虎白天都在皇甫县。素芳维持着社里的正规旅游业务,很少接触劳务客户。只剩下罗叔一个人经常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面不知道做什么。

我和罗叔打了招呼,罗叔看见我进来,把烟掐灭,正色道:

“晓伦,上次的事情辛苦你了”

“没事的,罗叔,再说我什么忙都没帮上!”

“嗯,嗯,那个不重要,晓伦,最近有一件更棘手的事情,我想让你再去羊城市跑一下!”


分享到:
免费解答美国签证难题,欢迎电话咨询,24小时有专人接听
这一次,你和美国签证只差一个电话:400-889-7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