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昔时因缘

在出国打工这个领域,自从80年代开始,我国就通过各种渠道向欧美国家输出建筑工人、厨师和服务员、海员、种植园工人、卡车司机,及从事家务劳动的保姆等等。

80年代后期,我国改革开放进程加快,对因私出国领域不再管制,护照也可以按需申领。而那个时候我国大部分人的收入水准在世界上还处于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准。去欧美国家打工1天的收入往往可以顶上在家乡工作2-3个月的收入。

这些出国人群中,有合法出境的,也有非法出境的。合法出境劳务主要集中在新加坡,日韩等法律非常规范的非移民国家。非法出境则集中在莓国,澳洲,加拿大和欧洲这些移民政策相对宽松的国家,非法出境的人群有些仅仅是想着滞留打工数年,挣够钱就回家。有的则有其他想法,通过一系列操作获取他国身份留在当地等等,不一而足。

在我国沿海某出国人员众多的大省-闽南省常悦区,更是流传着几句话-

“世界人民怕美国,美国人民怕常悦”,

“我们常悦人多地少,生下来就要有勇气出国,只有没本事的人才在家里吃苦受穷。”

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单单在莓国纽约一个市长住工作和生活的中国常悦人就多达20万人。

而大海口中的平哥,就是常悦下辖的文岭镇人。平哥曾因严重刑事犯罪记录在莓国加州服刑后,被莓国遣返回来,目前在国内专注从事莓国签证和莓国打工业务,行踪不定。

在广袤的非洲大陆生活着一种极其短小凶悍的动物-蜜獾。这种动物性情凶猛,生存力强,以“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的名头被收录在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中达数年之久。

平哥还在莓国的时候就获得了一个“平头哥”的外号,后来回国后别人简称他为“平哥”。能获得这种外号的人绝非善辈!

这个时候,大海流血的伤口已经止住,小毛还是警惕的站在一旁,大海的女朋友不住的哀求小毛先让他们去医院。

小毛看见大海伤口已经止血,就冷冷的告诉大海,今天最好先把事情一次性搞清楚,免得再吃亏。

大海抓起沙发上的一件毛毯披在身上,尝试坐直身子,缓慢的告诉了我们有关大海本人,平哥和罗叔之间的恩怨。

大约3-4年前,罗叔和刘班长的势力开始崛起,凭借着手中皇甫县巨大的出国劳务客户群体完成了原始积累,业务不仅扎根我省,还在直隶省横水市,新台市;豫中省的交作市,罗阳市以及长三角紧邻上海的河门市,东通市开设了大量的出国中介公司和旅行社。

平哥作为行业的老前辈,势力主要集中在南方沿海省份,包括闽南省富州市,越东省,越西省及火锅省。

应该说平哥和罗叔的相遇,正是缘于大海。

换句话说,以大海为法人的海X出国劳务公司实质上正是如假包换的平哥的产业。

90年乃至21世纪初,我国市场经济方兴未艾,整个社会正在由苏联时代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国家和地方针对民营企业设立了大量的政策红线。民营企业及民营企业的负责人经常容易因为政策,法令,税收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原因惨遭飞来横祸。

一种新的职业开始流行-“法定代表人”。通俗的讲就是老板雇你担任企业的法人,平时没事领着高额工资。有了事你必须出面去扛,无论是要债的,工商,税务,公安上门统统你来接待。甚至触犯刑法需要坐牢你也必须扛下来。

大海的职业和身份正是如此。

70年代,大海出生于火锅市近郊青白江一个叫海家碾的村子。初中毕业后就一直在火锅市打工,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98年,平哥将出国劳务业务拓展到火锅省。大海正是平哥亲自招聘的第一个员工。

而大海也因为机敏能干,为人忠诚可信被平哥视为心腹。不久后大海就出任了劳务公司在火锅市,外江市和火锅省其他地市分公司的法人,平哥则闪身幕后。大海的女朋友小梅是火锅省船山市人,本来也在平哥的公司上班,大海担任法人不久后,小梅就辞职然在玉林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美容院。

大海和罗叔之间小打小闹的合作由来已久,平哥的公司本来主营业务业务是莓国。但是那段时间,大海自己开发了一个先经由第三国中转然后再落地悉尼的隐蔽入境澳洲方案。而皇甫县正好有大批人群想去澳洲打工。大海把这个项目给罗叔推荐后,双方一拍即合。

于是就有了不久前,大海帮助罗叔把这批皇甫县客户成功转换户口到火锅省,然后成功拿到澳洲某国签证。

如果只是普通的合作,决计不会起如此大的波澜。

这件事情的棘手之处在于,经过在劳务公司这么多年的耳需目染。一向忠厚老实的大海自己也动了前往莓国的念头,于是想着私下自己收几批客户,攒一笔钱然后和小梅一起跑路。

眼看着罗叔给的这批客户成功拿到签证,马上钱就要到手的节骨眼上,却在劳务公司内部走漏了风声。

平哥很快知道了这件事,专门飞到火锅市了解详情。平哥了解清楚了大海走私单的事情,念在跟随多年的情分上,大海只是被平哥手下毒打一番,狠狠罚了一笔钱然后就扫地出门了,出门之前让大海通知罗叔等人,想要拿回护照,价格翻倍。

     因为当时澳洲国家的行情价正是翻倍后的这个数字,大海自行走私单又是自己开发的渠道,自然要了一个很低很低的价格。所以平哥认为涨价也是很合理的。

   上次罗叔和白虎来找大海讨要护照的时候,大海已经被解雇,正在是富临花园自己家里接待了罗叔一行人,大海没脸说自己走私单被平哥抓现行和解雇的事情,只好一口咬死现在成本上涨了,所以必须涨价,最终双方谈不拢不欢而散。

   我感觉到头皮有点发麻,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晚上20点了。

如果只是一个大海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完成制服了他。但是我们的敌人已经变成了平哥这样的成名人物。显然整个市区已经急剧恶化了。

   那他们是怎么发现白彪的?我又追问到。


分享到:
免费解答美国签证难题,欢迎电话咨询,24小时有专人接听
这一次,你和美国签证只差一个电话:400-889-7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