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人生如棋

就在写作本文期间的某个晚上,因为疫情小区被封锁的原因,我在家闲着无聊开始逐个刷微信的联系人,偶然刷到了通讯录里面的大海,于是我试着给大海在微信上留言:“听说你们莓国现在也被传染的够呛,新闻上说你们整个旧金山的人都在超市屯物资,你们还把枪店都买空了是吗?”

然后我又给他发过去一个朋友圈里面的新闻链接-三天内旧金山教堂区枪店Fightback247销售增长了130%

没想到只过了一会儿,大海就回复了一个

“呵呵。”

   接着大海又回复到:

Fightback247这个店铺我知道的,就在我居住的社区,三年前就倒闭了,这个店铺都没有了还增长个锤子?现在整个旧金山市内根本就没有枪店了,最后一家枪店也已经于2015年关门了,因为2015年旧金山市出台了新规定要求所有枪店必须装摄像头录下所有枪支的销售记录上报给警察局,枪店觉得太麻烦纷纷关门不干了。

   我也给大海回复了一个

“呵呵。”

一直以来,大海的梦想都是莓国。尽管大海本人就是出国劳务的中介公司老板。2012年,大海和他的女朋友小梅历经千辛万苦,取道墨西哥顺利到达莓国,并且成功拿到BH绿卡。

虽然挨了小毛的一刀,但是大海无疑是我所认识的这个圈子从业人员里面,结局和下场最好的一个人,没有之一。

曾经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有一天政治老师非常严肃地对台下男生说,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抽烟,不要以为你们抽烟很绅士,真正抽烟看起来最绅士的只有张国荣。

曾经是少年的我对于政治老师的这番话嗤之以鼻。

但是此后令我无比失望的是,无论是我自己,白虎,罗叔,刘班长,抑或是我在省城工作的这几年中见识到的形形色色的所谓的“大人物”,在谈话中习惯性的掏出一只软中华或者芙蓉王点上的时候,吞云吐雾间无一例外都给我一种油腻和反胃的感觉。一点都没有电影里面演的那种帅气和潇洒。

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这种另人反感的油腻和圆滑还有几个别称叫做“成熟”,“世故”等等。而我自己也正在不觉之间逐渐变成这种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后,大家反倒陷入了沉默中,小毛收起双立人把大海家的门反锁上站在一旁警惕的看着大海。大海在女朋友的搀扶下,慢慢挪步到客厅沙发旁,斜躺在沙发上,大海的女朋友胡乱的翻出一些纱布和毛巾帮他止血。我仔细检查了一遍大海家,确定没有其他人,然后拔掉电话线,坐在大海旁边的沙发上,盘算着怎么开口询问护照和白彪的事情。

此时大海有点缓过神来,他颤巍巍的独自从茶几上摸了一根烟抽起来,那种令人恶心和作呕的感觉再次袭来向我袭来。

我没有再多想,直接开口道:

“大海,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而今护照你放在在哪里了?白彪人在哪里?”

大海抬起眼睛看了我一样,悠悠的说到:

“咳,咳,护照和人都不在我这里。”

我有点恼火了,又问道:

“大海,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护照你放在哪里了?

你这么大人了,晓得好歹吧?我们能动你一下,就能动你第二下!

      没想到大海竟然嘿嘿嘿的笑出声来,大海一边笑,一边剧烈的咳嗽。大海不再看我,她女朋友扶起他,在沙发上坐直以后看着天花板正色的说到:

     “你就是,咳,咳,晓伦吧,咳,咳”

      我没有答话表示默认。

“护照不在我这里,人也不在我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了大海的说法,我点了点,等着大海继续说下去。

沉默了一阵,大海继续说:

“咳,咳,护照和人都在...,...平哥手里。你们罗总没有给你们说过吗”

我有点尴尬,我直觉觉得大海没有骗人,可是包括罗叔,向伟或者刘班长在内。没有任何人给我讲过谁是这个平哥?我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只好嘴硬说到:

“那平哥现在在哪里?”

这个问题一问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大海像是看怪物一样盯着我看,瞬间,我们都明白了。

我是棋子,大海也是。

一种做棋子的命运让我们竟然惺惺相惜起来。我伸手过去从大海家茶几上也拿了一根烟点燃。大海只是平哥的一枚棋子,而我又何尝不是罗叔和刘班长的一枚棋子。从棋子的那一天命运就被注定了:替主卖命,或是随着下棋人对大局的掌控随时被抛弃。


分享到:
免费解答美国签证难题,欢迎电话咨询,24小时有专人接听
这一次,你和美国签证只差一个电话:400-889-7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