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身不由己(五)

护照是一个国家的公民出入本国国境和到国外旅行时,由本国发给的一种证明该公民国籍和身份的合法证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普通护照目前实行“全国通办”,即内地居民可在全国任一出入境管理窗口申请办理出入境证件,申办手续与户籍地一致-这是某个知名搜索引擎对于护照的官方定义。

进入21世纪尤其是2010年以后,护照申领办理手续已经非常便捷了,本人去县级以上公安局出入境中心填一张表,交一张照片,几个工作日后就可以拿到了。

但是作为我省省城下属的皇甫县,至今天(2020年)为止

仍然将皇甫县作为特殊调控地区,市民必须在提供本人身份户籍资料的同时,还需出示一定金额的银行存款证明,并且出示出国原因证明(例如单位介绍信,大学通知书,国外邀请函等)才能申请普通因私护照。

根据省公安厅正式回复的原因如下:一是皇甫县户籍人员以旅游名义出国非法劳务现象突出;二是全省每年由境外其他国家被遣返人员中皇甫县居民占70%以上,严重损害了我国和我省在国外的声誉。三是近年来,皇甫县居民以旅游名义出国打黑工被非法中介或个人骗取出国费用(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的报案屡见不鲜。有的为筹集出国费用不惜抵押房屋从信用社贷款,一旦被遣返回国经济损失无处可追。

省电视台一个类似于焦点访谈的栏目名字叫《小李跑腿》也曾经播出了一个热点案例:皇甫县市民崔某曾经持有旧护照,并且有南韩,新加坡有非法务工记录。崔某护照过期后,再次前往皇甫县公安局办理换发护照申请时,受理民警按规定对崔某进行了询问,在询问过程中发现崔某申请的出国事由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崔某声称自己东南亚旅游,后来被拆穿,又实话实说就是为了去国外打工挣钱。所以出入境民警当场决定不予受理此换发护照申请。

崔某已经在中介出缴纳了高额的出国费用,无奈之下,只能拨通了省会电视台的采访热线,电视台《小李跑腿》节目组对崔某的遭遇表示同情,并且节目组亲自向皇甫县公安局出入境中心了解了有关崔某的情况,

出入境中心民警在电视采访中表示:对于崔某这种情况我们并不是永久拒绝,而是告诉他应准备好相关劳务手续后再来申请,而崔某无法提供正规的出国劳务手续。并且崔某的出入境记录显示他是被遣返回国的人员,应按规照我国《护照法》第十四条规定,3年以内不予受理;而且皇甫县本身也是市局指定的重点防控县,类似案例屡见不鲜。

节目播出后,省会大部分市民才了解到原来近在咫尺的皇甫县有如此众多的出国劳务人员。其实这种孤陋寡闻是很正常的,对于我们身边不感兴趣的民间疾苦,对于那些和我们扯不上关系的世间冷暖,大部分人一向都是选择性忽视。

事实上,只有三种人,清楚的了解皇甫县的真实情况:

1,皇甫县的居民。

2,劳务中介。

3,各国驻华使馆签证官(皇甫县户口是严重的黑名单户口)

早在2002年那个夏季,我就了解了上述信息。在去火锅市办事出发之前的夜晚,白虎在南张村那个简陋的出租屋里,就着二锅头和几盘超市买回来的小菜,为我摆酒壮行时,第一次打开话匣子告诉我的。

白虎同时告诉我,这次要拿回的这批护照,这群客户全部都是皇甫县南梦镇某村人。由于澳洲国家针对皇甫县的黑名单措施。如果直接拿我省皇甫县签发的护照和身份证信息去申请是肯定会被拒签的。而罗叔的合作伙伴-海叔神通广大,提前半年就把这批客户的户口全部迁移到火锅省北部光元市。并且在光元市重新给客户申领了标有火锅市光元市签发的新护照。因此客户的签证申请才会很顺利的批下来。

这个海叔在圈内一向以信誉良好而著称,至于这次为什么一反常态,突然狮子大开口涨价,白虎并不清楚内情。上次和罗叔一起去找海叔理论,双方除了一见面激烈争吵,最后不欢而散之外白虎也没有听到太多有用的信息。

我回想起白虎的陈述,隐隐的觉得,这个大海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然以大海的为人,不可能做如此莽撞的事情。

白彪被人带走后,我好不容易蔡劝服小毛不要去硬碰硬,

我冷静的思考了一下目前的局势,白彪已经暴露了并且现在正处于对方控制之下,以我和小毛两个人加起来目前的实力估计很难拿回护照,我觉得有必要求援。

而白彪是刘班长的人,直接向刘班长求援效果应该会好一点,我拨通了刘班长的电话,把白彪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没想到刘班长听完后确出人意外的冷静,

“我知道了,没事的,晓伦这次你看着办吧”

我有点诧异,在电话里面冷场了一会儿。

顿了一顿,刘班长又说道:

“晓伦,大海也就是个普通人,你别把他想的有多厉害,白彪的事情估计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碰巧遇上了估计”

“你现下先和小毛一块儿试着想想看,能不能解决这事,如果还不行,我亲自带白龙过去处理!”

   “好的,我知道了,刘班长”

“嗯,注意安全”刘班长叮嘱完之后很快就挂了电话。


分享到:
免费解答美国签证难题,欢迎电话咨询,24小时有专人接听
这一次,你和美国签证只差一个电话:400-889-7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