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身不由己(四)

不清楚是小毛的性格决定了小毛的命运,抑或是小毛的命运塑造了小毛的性格,总之小毛的人生被永远定格在35岁。

20178月,也是一个炎热无比的夏季。小毛和另外一个名字叫尕娃的人一起带着十几个北疆某省客户由云南省打洛口岸乘坐摩托车出境,计划穿过缅甸,然后拿事先准备好的第三国证件在其他人的接应下由泰国乘坐飞机飞往法国巴黎。

小毛他们租用的面包车在到达缅甸紧邻泰国的一个小城-大其力WAN PON村附近时突然遭到伏击,客户被一伙人全部劫走,而小毛和尕娃两个人则身中数枪,当场毙命。

大其力地处缅甸金三角禅邦东部地区,治安混乱,这起案件因为找不到凶手也就一直无法破案。当地的佛教爱心公益组织将小毛和尕娃遗体火化后,委托中国领事馆将骨灰带回了中国。尕娃的骨灰很快被家人接走。而小毛的骨灰则一直无人认领,小毛没有和我说过其实他是个孤儿,把他养大的爷爷奶奶已经全都不在人世了。而我只是小毛的朋友亦无权认领。所以至今都一直孤独的存放在通川市殡仪馆。

此后我经常会不经意间想起小毛。也想起刘班长那个诺言-事成之后送小毛去莓国。阴差阳错小毛一直都没有去成。后来小毛曾经问过我不止一次,莓国是郎个样子?莓国是不是真的可以挣到好多钱?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眼前又浮现起那天上午,三个人蹲在玉林路某个不知名角落吃西瓜的情景。

那天我们一到玉林路就奔溃了,因为向伟也不清楚到底是玉林什么路?而这里足足有十几条玉林X/巷。这时候天气已经燥热起来,路旁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吆喝着卖她的西瓜。

“西瓜又脆又甜,不甜不收你钱!阿姨给你们划一丫,你们来赏一哈嘛。”中年妇女又一次叫卖。

这下白彪先忍不住了,上前一步,说到

“麻烦切三块西瓜”

我和小毛也赶紧跟上来,一分钟后,我们三个人每人手里捧着一块大西瓜蹲在马路边上,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一边开心的啃起来。我们一边吃瓜一边感慨着火锅市的天气,谈论着火锅市各种各样的人物风情,浑然忘了我们是来这里办事的。

吃完后小毛觉得他的年龄最大了,所以抢着付了钱。

小毛付完钱擦了擦嘴巴,问我和白彪

味道咋样?巴士涩?

好吃!白彪擦了擦嘴,回答到

吃饱了,就走嘛,找人去说完,迈开大步离开了瓜摊。

当天我们几乎寻遍了整个玉林,发现了不少小型的美容院,根据向伟和我的描述,我们觉得这些美容院里面有2个比较像,剩下的基本可以排除。而且这2个里面娜X美容院的嫌疑最大。我们就在这2个美容院附近蹲守,看能不能碰到大海。最后决定我和小毛一组蹲守在某个家属院附近的娜X美容院。白彪一个人蹲守在火锅省运动技术学院附近的梅X美容院。我把大海的小车车牌号用笔写在白彪的手心上。大家就分开了。

我和小毛重新回到娜X美容院,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们在美容院对面找了一家冷饮店,一边喝着冷饮,一边死死的盯着美容院的大门。

这种无聊的时光持续了到六点左右,下班的人流携裹着自行车流渐渐多起来,冷饮店楼上开始传来炒菜和骂孩子的声音,城市已经开始准备进入夜晚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我以为是白彪或向伟来电急忙掏出手机,因为我的手机号码只有白彪,向伟,罗叔三个人知道。蹊跷的是,

手机屏上的来电显示这是一个火锅市的本地号码。

略一思索,我接起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是?”

“你娃儿就是晓伦吧,一个姓白的娃儿在我们这里,你过来领一下人,地址是棕北小区XX单元X室。”

对方一字一句的说完,没等我回答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放下手机,我陷入了一种巨大的恐惧中。整个人都瘫坐在冷饮店的椅子上,像是被高压电击中一样。小毛问清楚情况,没说什么,轻轻掏出2支烟点燃,递给我一支。

许久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小毛抽完烟,又恢复了往日的暴躁:

狗日的我们去找他嘛,你看看你,像个婆娘伙一样,你不去我去了,我走了!


分享到:
免费解答美国签证难题,欢迎电话咨询,24小时有专人接听
这一次,你和美国签证只差一个电话:400-889-7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