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身不由己(三)

在火锅市东北部有一块区域,名字叫火华区,因地处火锅市和华阴县的交界而得名。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地处火锅市东郊的火华区曾经十分辉煌,高峰时期整个片区内有几百家国营军工企业,这些企业的员工也多是那个年代的大学毕业生,火华区下属的孟嘴湾片区作为这些军工企业的配套住宅区更是领先于整个市区的城建发展。80年代就在一号桥头修建了火锅市第一家游乐园,后来又陆续有了游泳馆,新华公园,活水公园等配套。

所以孟嘴湾片区在80年代和90年代初一直都是市民心中的高尚生活区。90年代后期,政府又开始整理紧邻孟嘴湾片区的甫南河一代,整个区域的发展到达最高潮,有一座高22层的小区-富临花园拔地而起,成为新世纪初火华区的地标建筑。

我对孟嘴湾和富临花园能够如此了解,是因为从向伟交给我的简短情报中得知,大海本人就住在这个崭新的富临花园小区。而在当时那个年代能买得起这个小区房子的人,非富即贵。

事实上,罗叔能够如此信任大海,并且愿意把护照和钱直接交给大海。罗叔手里还有大海家的地址和详细信息,显然他们双方之间的合作并不是一次两次了。而大海这次突然变卦,个中缘由恐怕也没有罗叔和向伟说的这么简单。

不管怎么样,钱已经如约付给了大海,我们三人此行的任务是一定要拿回贴有签证页的护照,并且一本不能少。因为据向伟所讲,这群客户是一个村子里面的人并且互相是亲戚关系,如果少一个人不能去澳洲,恐怕不好和客户交代。

向伟同时给了我大海公司的地址和家里的地址。我和白彪,小毛在来火锅市的大巴上就分析了半天,如果直接找到公司,大海公司还有其他员工,就算找到护照也不好硬拿,不如去他家里堵他。

况且我们几个人都估计三十本护照这么贵重的东西大海决不可能轻易放在公司里面,放在家里的可能性反倒比较大。

我们乘坐的大巴车在夜晚时分抵达了六块石汽车站,我和白彪,小毛两个人下车后就近在汽车站附近找了一间小宾馆住宿。刚刚进入夏季,火锅市的夜晚已经湿热无比。

虽然距离那个夜晚已经过去了十几年,我依稀记得当时大街小巷的市民都在纷纷议论着在火锅市新南门立交桥施工现场挖出的大量人类骸骨事件。

当天晚上,就在小宾馆的房间里面。我,白彪和小毛三个人仔细商量了如何去大海家里拿护照。讨论了半天都没有万无一失的方案。我想起了出发之前听向伟说过,大海刚刚离婚不久,有一个女朋友好像在本市开了一间美容院,向伟和罗叔都见过大海的女朋友而且一起吃过饭,而且大海和前妻离婚的原因就和这个女朋友有很大的关系。当然罗叔和向伟知道这些信息还是他们以前处于合作蜜月期的时候。我对大海的八卦和私人生活不感兴趣,但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穿上衣服,独自一人走到宾馆外面,点燃一根香烟,一边听着人们在谈论挖出骸骨的事情,一边拨通了向伟的手机:

“向经理吗?我是晓伦,没什么事,我们已经到火锅市了”

“好的,我知道了”

“嗯,我想问一下大海的女朋友具体在哪条街开美容院你知道吗”

“哦,让我想一下,大海曾经说过,好像是玉什么路,哦对了,玉林路,玉米的玉,森林的林,就是这里,没错!”

“好的,向经理,我知道了”

“好,你们注意安全”

挂掉电话,我长长的吐了一口烟圈,只凭我们三个人去大海家里硬抢的话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只能让小毛出马先去跟住大海的女朋友,我和白彪再去找大海。这样大海投鼠忌器,成功率应该高些。

回到宾馆,我把我想的计划和他们商量了。

没想到小毛一下子跳起来兴奋的说道:

“好,他去见女朋友的时候,基本不得带人,我们在他女朋友家里搞他!”

我和白彪很快打消了小毛的危险想法,告诉他我们是来拿护照,不是来搞人家大海,跟住他女朋友也是不得已的手段。

大家都表示认同,当夜无话,大家坐了一天车都累了很早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当我们打车到达玉林时几乎奔溃了,我们发现向伟和我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像我不久前误解了“洗浴城”三个字一样,向伟显然误解了什么是“玉林路”。

因为我们三人压根就没发现什么玉林路,这里街道拥挤,天空中挂满了随意乱搭的电线,路牌上杂乱的写着玉林南路,玉林东路,玉林西路,玉林北路。还有玉林一巷、二巷、三巷、四巷、五巷、六巷、七巷、八巷、九巷、十巷....

这时街上传来了一个声音

“西瓜又脆又甜,不甜不收你钱!阿姨给你划一丫,你来赏一哈嘛。”一个中年妇女正在路边贩卖着着自家的西瓜。


分享到:
免费解答美国签证难题,欢迎电话咨询,24小时有专人接听
这一次,你和美国签证只差一个电话:400-889-7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