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身不由己(一)

风河饭店聚餐之后的第三天,我和白彪两个人就踏上了前往西南著名的火锅省的火车。

出发之前,罗叔吩咐向伟给我买了一个手机。我至今都记得那是一部刚刚面世不久的夏新A9,价格是1700元,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数字。向伟还帮我办了一张神州行手机卡,是一串136开头的数字,50元月租费,接打都是6毛钱一分钟。

别说本文的读者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火车开动,我也是稀里糊涂的,只知道罗叔安排给我的任务是把这些护照想办法拿回来-不论使用任何办法。

我和白彪两个人是去省城火车站窗口临时买票,卧铺已经售完了,只剩下几个硬座。没办法,就按刘班长的吩咐,买了两张从省城到火锅省通川市的票。要去拿的护照在火锅市,但是刘班长吩咐我们需要先叫上另外一个叫小毛的人,然后一起去火锅市。而小毛人在通川,所以我们就先买了去通川的票。

我和白彪年龄相仿。白彪只比白虎小两岁,也是高考失利复读无望,后来刘班长开饭店回村招人,在白龙和白虎的推荐下,白彪就跟着刘班长已经有一年时间了。具体跟着刘班长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他始终避而不谈,但是看白彪的身手绝对不像是普通的厨师或者端盘子的服务员。

火车在慢悠悠的前进,白彪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边剥着橘子,一边说,晓伦,看你六神无主的,估计罗总没给你讲过情况吧,我给你稍微讲讲吧。

原来罗叔在生意上有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名字叫大海。大海在火锅省开了一个叫海X出国劳务的公司。这个公司在火锅市出国劳务人群较多的旧津县,单流县以及省内出国劳务大市外江市都有分部,规模算是不小。前不久叔收了一批我省要去澳洲某国劳务的客户,大概有三十多个人,委托大海操作。大海神通广大,一个多月就签证就下来了。

       罗叔很高兴,因为这笔生意能挣不少,罗叔和大海约定的价格是4.5万一个人,罗叔和客户要了7万左右,又加了一些邀请函,体检,机票等其他费用进去,大概能有一倍的利润。

       罗叔高兴之余,很快按照约定把钱汇过去了。没想到大海收到钱却变卦了,说是合作的澳方突然涨价了,现在成本是10万一个人。罗叔,向伟和白虎亲自去过火锅市,和大海吵了一架,大海坚决不让步,既不退钱也不给护照。总之事情就僵在这里了。

       我听完以后,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那为什么不报警”

       白彪一副嘿嘿你懂得表情看着我。我明白了,这里面估计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

       罗叔和白虎都不是轻易把秘密告诉别人的人,就连这件事的原委我都是从白彪这里听到的。对于这件事本身,我估计我得到的信息都不知道有没有完整信息的十分之一。而且我至今都不知道罗叔和刘班长的关系,以及刘班长为什么插手这件事,并且派白彪过来。

白彪吃完橘子,舒服的靠着火车车厢一侧睡过去了,我又陷入了巨大的沉思。既然向伟,白虎和罗叔本人都去过了,事情都搞不定。现在让我和白彪去,莫非是因为对方觉得我长得帅一些就网开一面了吗?

肯定不是这样的,再加上身材壮实的白彪和这个尚未露面的小毛,我觉得罗叔在潜意识里想让我们把护照抢回来或者夺回来。罗叔在我出发之前,只是简单的叮嘱了我几句,其中有一句话是-不惜一切代价。

罗叔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嘴一直都在抖动。可见愤怒到了极点。我突然明白了我的身份定位,我就是罗叔手里那把杀人的刀,面生,又年轻热血。如果成功拿回护照,得到罗叔器重,日后肯定上升为罗叔团伙的重要成员。如果失败,最多被关几年,并不影响大局。

而且事实上,我根本没什么选择,要不就离开旅行社,另找地方谋生。

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开始笼罩在全身,有点像梦魇,我睡不着,随着火车叮叮当当前进的声音,一路上都在回想着之前的点点滴滴,回想着家里温暖的沙发和母亲香喷喷的面片儿,回想着和小姬一起在省城街头漫步,回想着和白虎在街道上吃着热辣喷香的烧烤。

罗叔是一个看人眼光很准的人,知道我不会轻易推脱的。而在我的心里面,除了对于事件本身的巨大恐惧之外,我心里面更多的是一种莫名兴奋,一个等待已久的机会。

很多年以后,李连杰主演了一部电影叫《投名状》,我隐隐感觉到,这件事就是我交给罗叔的投名状。


分享到:
免费解答美国签证难题,欢迎电话咨询,24小时有专人接听
这一次,你和美国签证只差一个电话:400-889-7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