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花样年华

第五章花样年华

第二天在罗叔办公室见到罗叔本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1点多了。

本来我早上很早就醒了,想着第一天上班应该早点去才对,但是白虎不住的劝我多睡一会儿,于是一直躺到9点多洗漱完毕,退了房,白虎打了一辆出租车又带我去公司附近一个菜市场吃了早点,慢悠悠的喝了省会有名的北孝强丸子汤,才踱步到公司。

我第一次踏进X辉国旅公司的大门时,又一次被震惊了。在那个年代,电脑还是很稀罕的东西,在县里面,有几个家境殷实的同学家庭里面有联想电脑或是厦华电脑。我常常很羡慕这些同学可以随便在自己家里玩共和国之辉或是帝国时代2,星际争霸这些。而我们大多数人只能去网吧里面过把瘾。

而在X辉国旅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100多台电脑,基本是人手一台。甚至还可以上网,我分明看到一个人正在喝着茶,浏览着新浪网。白虎带着我直接穿过一层走上二层,这里是旅行社高管的独立办公室和几个大小不等的会议室。通道最里面是罗总的总经理室。白虎掏出钥匙打开门,里面空间还蛮大的,摆满不知名书籍的大大的书柜,厚重的班台和一个硕大无比的老板椅,真皮沙发等一应俱全。

白虎吩咐我坐在沙发上,给我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水,告诉我等着罗总就可以了,然后拍拍我的肩膀,闪身下一楼工作去了。

等了一段时间,始终不见罗叔的身影,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望着班台上一个老鹰展翅的木雕工艺品,想象着自己也很快就可以人模狗样的坐在一楼那个冷气十足的大厅里对着电脑喝茶,还可以上网,我还盘算着自己偷偷装几个游戏,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玩一玩。

正在出神的时候,啪的一声门被推开了,罗叔快步走进来,而且一边走一边拿手机打着电话,向我简单挥手示意了一下,然后扭头坐在他那个硕大的老板椅上面继续通话。

我又开始紧张了,不知道接下来该和罗叔主动说什么,也不知道罗叔会和我说什么?就在这时,门又一次被推开了,一个妆容时髦,穿着艳丽的中年女人拿着一沓文件走进来。看到罗总正在打电话,于是后退几步,到一旁等候。中年女人用眼角余光撇了我一下后收回了目光继续专心等候罗叔。

我正在打量着中年女人身上奇特着装的时候,罗叔的电话停止了。罗叔意犹未尽的放下手机,中年女人急忙走过去,递上手里的文件,汇报着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罗叔收了文件,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指了我一下,对中年女人说到,

“素芳,这是我一个老战友的儿子,嗯,我打算先让他去你那里锻炼一下,你给他找点事情做”。

那个叫素芳的中年女人又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罗叔起身向我走来,我急忙站起来,罗叔一巴掌把我摁倒在沙发上,然后自己也坐在沙发上,从怀里掏出一盒中华烟,拿出一根点燃,轻轻的吐了一口白烟后,又抽出一根来递向我,同时问到,

“晓伦,你会抽烟吗?

哦,罗叔我不会,我谢绝了罗叔的好意。罗叔点点头把烟重新装回去。再次开腔

“呵呵,以后就会了”。

“晓伦,你还年轻,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在社会上混,吃了不少的苦头哇。嗯,我打算让你去基层锻炼一下,去销售部,怎么样?你能不能行?”

“可以的,罗叔,我应该没问题。”

“好,素芳你过来,晓伦我就交给你了,过段时间我和你要人,可别让晓伦学坏了啊。”

“罗总,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这时候罗叔的手机又响了,罗叔没着急接,先起身拍拍我,然后给了素芳一个眼神,素芳打开门,等着我出去,我起身看了罗叔一样,罗叔摆手,示意我跟她去吧。我二话没说,背起书包就走出了经理室。

素芳带着我又回到一层,白虎看到我下来,微微点了一下头。穿过白虎和一排排坐满人的工位,素芳在一个靠近洗手间的地方停下来,指了一个位置,

“晓伦,你就坐这里办公,等一下我让师傅给你接一根电话线进来就可以外呼了。有什么事你都可以来找我,我在二楼第一个办公室。”

顿了一顿,素芳又指着我的工位旁边的一个女孩说到:

“小姬应该和你同岁,但是来公司已经快半年了,平时的工作她会带你的。”

那个女孩站起来点头,回答到

“好的 素芳姐 我知道了。”

素芳说完,感觉还是有点不放心,又走到那个女孩面前,仔细叮嘱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大意都是如何手把手的带我。都交代完,才放心离开。

走之前又看着我问道:

“没问题吧,晓伦?”

“没问题,挺好的,素芳姐,你放心吧。”

“好的”素芳说完就径直走了。

我嘴上虽然说的没问题,但是心里却凉了半截,因为我这个工位的布置和那个女孩的工位是一样的,除了笔筒和电话外,一无所有。没有电脑。幻想中的上网和打游戏也破灭了。

我坐定后,那个女孩主动和我打招呼,从寒暄中得知小姬就是省城人,在省旅游中专读书,现在实习期,一直就在罗叔旅行社实习。小姬也了解了有关我的详细情况,因为旅行社里大部分员工都是三十岁左右的老人了,可能是同龄人的原因,我们互相之间并不反感,甚至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我于是又问道:

“那我们销售部的工作是什么?”

“出去跑客户,然后在公司打电话做电话销售呗。”

“哦,那销售部有几个人?”

“销售部以前有几个人受不了工作压力不做了,现在就我1个人,加上你新来,一共2个人吧。”

我感到头皮有些炸裂,又问道:

“那罗总这么大的旅行社,就我们2个人做销售根本不够啊,我们的业务从哪里来?”

小姬咯咯咯的笑了半天,说到:

“你想多了,我们旅行社不指这个的。”

这时候已经中午12点多了,白虎走过来拉我去吃午饭,小姬自己带了饭,变魔术似的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一个小饭盒,里面有几个饺子。看样子还热着呢。

白虎和小姬打过招呼,拉着我在公司旁边找了一家面皮店,当然是白虎请客,我们一人要了一份面皮,

吃饭间,我再次把关于销售部只有2个人的疑虑和白虎说了一遍。白虎认真的告诉我,罗总的客户主要是凭借他原来在旅游局时候的人脉介绍来的,大部分都是这个局,那个局的,或者事业单位,供水公司,供暖公司,矿务局等等。基本上都是单位客户。另外我们在省城还有不少小门市,这些散客要旅游的话自己会去门市咨询的。

我默认。这种方式几乎就是当时做生意的常态。

   下午回到社里,小姬已经出去谈客户了,素芳给了我一摞公司的旅游产品彩页,我整整背了一下午,弄得我头昏脑涨,临下班时,我又开始担心今晚上睡在哪里?结果还是白虎走过来告诉我,罗叔已经吩咐过了,让我暂时和白虎住在一起。

       20世纪初,省城一度以众多的城中村而闻名,这些城中村几乎都处于城市核心,交通便利,但是房租极其便宜。白虎租住在一个叫南张的城中村,一个当地村民自己搭建的独立卫浴小单间一个月仅收房租50元。

      从那天以后我就安段下来,罗叔每个月开给我600元工资,在当时已经很不错了。我每个月留30元给白虎分摊房租和水电。再留下170元当生活费。剩下的400元就固定寄回家里了。那时候家里也不富裕,我一直和母亲说你们可以拿这笔钱去用。当时母亲总是说她先替我存起来,我以后肯定能用上。

   

  在工作上,小姬是个十分勤奋的女孩子,在她的指导下,我进步神速。上午一般会在社里面打电话。那时候还不怎么流行手机,各单位都有固话。素芳给了我一本厚厚的黄页大全。我和小姬每天的任务就是照着这本黄页分头给上面的单位打电话,询问有没有组织单位员工去旅游的打算?省城私营经济并不发达,大部分单位都是国营或者集体的,这种旅游通常都是单位公款买单,作为给单位职工福利的一部分。成交量虽然低,但是每月总能碰到一,两个单位恰好有这样的需求。我和小姬加起来的业务量对于社里的贡献虽然可有可无,但是也得到了罗叔和素芳的多次公开表扬。

     我在省城的打工生活就这么稳定下来,这半年里,我很少见到罗叔。白虎一反常态,嘴越来越严,虽然2个人住在一起,除了聊些八卦,一旦聊到他和罗叔去哪儿了?做什么去了他都会闭口不谈或者转移话题,我隐隐的感觉到罗叔似乎还有别的生意,或者外面有别的女人,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猜测。

2001年的春节,我没有回家过年,我依稀记得在那一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当时还大火的青春美少女组合表演了劲爆的舞蹈;梁朝伟和张曼玉共同合唱了歌曲《花样年华》;而我和小姬两个年轻人已经走到了一起,整个春节期间小姬都在瞒着她的家人和我频繁的约会,我们一起去过许多地方,那时候省城知名的购物圣地锣鼓湾刚刚开始拆迁,能逛街的地方并不多,除了花巷外,我们经常沿着我和她旅行社所在的六一大街闲逛,走到火车站的工农雕塑前,再返回来走回来到六一广场。2个人都没有太多钱,也不会买什么,除了闲逛外,最多在花巷一个四川人开的冒菜馆点一份冒菜和锅盔。这段日子几乎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然而这种惬意的生活并未维持多久,算起来还不到一年,就像本书第一章所说,或许灰暗和死亡才是生活的本来面目。

       小姬家虽然是省城人,但是条件并不太好,父亲早年在东山矿务局工作,是矿上的正式职工,某次煤矿发生事故被巷道里面掉下来的大石块砸伤了腰,一直在家卧床。虽然有国家定期给的抚恤金,但是那时候国家和省里都穷,每个月根本就领不到多少钱,母亲在矿务局家属院里面开了一个缝纫部,帮别人缝缝补补补贴家用。家里只有小姬一个女孩。

       我省普遍早婚,很多人高中没毕业就订了婚,即使省城风气也是如此,小姬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自然有人给她家介绍对象。有一个相亲对象是家里一个亲戚介绍的,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虽然不是矿务局的正式职工,目前只是一个临时工,司机,但是正在给矿长开车。在当时的人看来,这种人都是日后前途无量的类型。

      小姬的父母显然对这门婚事非常满意,极力促成两人约会,并且经常打电话让小伙子到家里来吃饭。一来二去,生米也就煮成熟饭了。但是最后导致这段感情终止的,却是一件窝火的小事。

事情的导火索是这样的,

有天晚上我们约会的时候,小姬一直心事重重。详细询问之下才得知罗叔下午找她谈话了,明天罗叔要在公司附近的花洲饭店招待几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找了社里的几个女孩子作陪,除了小姬之外,还找了其他几个女孩子。谈完还单独叮嘱小姬不要穿的太素,一定要穿裙子去。

我听完有一些不开心,但是我能怎么办?去找罗叔理论吗?再说人家只是说普通的吃饭而已。其实来到省城后,跟着白虎和罗叔出去吃过几次饭,我都能想象到那帮老男人猥琐的目光和沾满酒气色眯眯的谈吐。

抱怨归抱怨,我第二天还是借着出去跑客户的名义去服装城买了一条裙子,讨价还价到35元。买的什么我整个人心里都是五味杂陈。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小姬还是一脸不开心的来到公司,原来昨晚罗叔不高兴,一直抱怨这条裙子太长了太笨了,一点都不时髦,酒席结束后又单独数落了她一顿。那天晚上我和小姬大吵了一架,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无名火应该发到哪里?

后来我单独找到素芳申请把我调离,原因是我最近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到我的耳膜有问题,近期不太适合再做电话销售。素芳听完没怎么思索就同意了,我和小姬的不和估计大家都能看在眼里。

我被素芳调到了社里刚刚组建的出境部。

没多久,收到小姬举行婚礼的消息。我作为同事的一员,象征性的让白虎帮我捎了一个200元的红包。我本人没有去出席。

201912月,我探毕病重的罗叔,从桃花岭医院出来,独自一人,兜兜转转,最后又神差鬼使的走上了六一大街,高大的写字楼一栋接一栋的从道路两旁拔起,马路旁种上了整齐高大的绿植。新换的古色古香的路灯挺立其中,崭新的电动公交车飞驰在六一大街上。 罗叔挂有康X国旅的小楼早已不复存在,原址被人买下粉刷一新后,换成了汉庭连锁酒店。我在酒店门前长久驻足,望着一对对情侣从酒店中匆匆进出。

很多年前就我就从别人口中得知小姬已经离婚多年。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以至于我已经很快忘记了这条街道,街道上的路灯,路灯下的四川冒菜馆,冒着黑烟气喘吁吁的破旧公交车,罗叔那辆时髦的雅阁,微笑的罗叔和小姬原来的模样。

   寒江孤影,

江湖故人,

相逢何必曾相识。


分享到:
免费解答美国签证难题,欢迎电话咨询,24小时有专人接听
这一次,你和美国签证只差一个电话:400-889-7769